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Palm出局惠普入场智能手机版图大变0

IT
来源: 作者: 2019-03-21 11:31:35

旧金山时间5月8日,搬家的最后一天,MikeParkin将一个十几年前购买的PDA扔进了垃圾桶。作为前后曾创建4个Start-up(创业公司)的“老硅谷”,Mike有收藏电子品的习惯。但这一次,他不打算把这个PDA带走。

十天前,惠普以约12亿美金的现金收购了这个PDA的老东家——Palm。“Palm系列到此为止,是时候与它告别了。”Mike耸耸肩。

但这不是智能开山鼻祖Palm重新唤起硅谷人记忆的第一事件。事实上,当这个硅谷最古老的品牌之一在沉寂良久后突然于十几周前“翩然起舞”,硅谷人就在讨论它是否可能破产。

事情源自其2009年四季度的一份财报──这份灾难性的报告指出:Palm营收不及预期的一半,而其智能品牌Pre和Pixi都存在销售不佳和严重的库存积压问题。此外,它的自由现金流为负。很快,硅谷又爆出其软件大将已经出走和其已与主要经销商RadioShack终止合作的消息。一时间,Palm成为空头最爱,据4月中查询的数据,其发行在外的股票约有38%已被卖空。

不过,Palm仍拥有若干智慧财产权资产,如为数不少的硬件和软件专利,尤其是广受好评的操作系统WebOS。对初涉市场的公司和电脑公司而言,这是开拓智能业务的捷径。于是在管理层决心设法解决困难甚至包括整体出售公司时,Palm股票又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上涨近60%;而相继进入的收购绯闻名单一直在拉长,这包括:惠普、思科、宏达、戴尔、联想、华为和中兴通讯等。Palm对后几位中国公司当然也具备吸引力,因为它能带来一个全新的移动运营平台和美国运营商的关系资源。

颠簸不已的“过山车”就这样在4月28日嘎然而至,但混战一片的美国智能市场,事情只是“遗老出局”这么简单吗?不,交易所带来的影响几乎涉及整个移动互联产业链:

首先,有了财大气粗的惠普支持,一个更强大的智能操作系统即将诞生,那就是“PalmWebOS”;其次,英特尔基于X86架构的Atom处理器势力进一步被削弱,而“ARM联盟”将变得更强壮;再次,长期霸占硅谷众公司年销售业绩第一名的惠普终于进入了智能市场,而伴随“HPTablet”的到来,iPad可能迎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敌。

Palm的陨落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当新来硅谷做客的人路过Palm位于Sunnyvale的总部时,都会被老硅谷人提醒──这家公司曾有过多么灿烂的过往。

上世纪90年代早期,可谓Palm的全盛时代,其PDA产品推出了一代又一代,售价在200美金左右,硅谷几乎人手一个,非常流行。

“我正是在那个时候,购入了这个PDA。”Mike说。

通过Palm产品的协助,“Mike们”的生活变得井井有条,且随时能接受重要信息。这一造型优雅且具备高效率功能的掌上电脑,同时也是世界上第一部能吸引新奇事物与流行时尚追求者的产品,这也使它很快成为了主流市场的焦点。

不过,就像大部分英雄陨落的故事: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全盛后的Palm并未能抓住关键性的历史机遇──当internet时代到来,当制造商纷纷将PDA嵌入及掌上电脑逐步向智能转型之际,它没有意识到这种功能融合的时代趋势,反而执意于完全取代电脑的梦想。而当Palm意识到并开始进行通讯功能的集成,一切都已为时太晚。

2009年6月,后彻后悟的Palm也曾试图重振旗鼓,推出智能PalmPre和全新的操作系统WebOS。

曾有不止一位硅谷移动领域的人士向指出:“这是一款很好的,PalmWebOS是一个很好的移动平台”。在业界好评如潮下,Palm再接再厉,五个月后又推出了新一代PalmPixi,这款又炫又酷的智能甚至还有艺术设计系列,而与iPhone等智能动辄几百美金的售价相比,它99.99美金的售价也可谓便宜。

不过当大势已去,无论如何挣扎,也只能是个悲剧──尽管Palm一再降低其产品售价甚至向购买的消费者免费提供一些额外服务,这个品牌也已失去昔日光泽,消费者对它的兴趣已经不再,严峻的现实使Palm走得非常辛苦:当苹果的iPhone、黑莓的销量节节上升,而基于Android平台的也增长迅速并抢占更多市场时,它的销路多面受敌。

要命的是,Palm所捆绑的运营商还是Sprint,这是美国排名第三的运营商,且又是CDMA制式,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Palm的用户数;而美国智能市场就是一个完全的“诺骨牌效应”──更少的用户数将导致平台上更少的应用开发,反过来,更少的应用开发也会进一步导致更少的用户。

据查阅的数据,Palm最近一个季度的智能销售量只有40万部;而上季度iPhone的销量,则几乎是它的22倍,高达875万部。

值得注意的是,在Palm最终委身惠普前,也曾多次易主──如曾被路由器制造商botics购下,后者又于1997年被3COMGroup收购,直至2000年才恢复自由身。就此次十年后的再次失身,硅谷对Palm怀有感情的人都希望它东山再起,惠普由此成了最大赌注。

“花开花落,但很快又将花落花开,”Mike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买家是谁。”

被改变的

惠普是谁?硅谷人相当清楚它的实力──

近年有关历年营收的“硅谷150强”榜单,惠普一直雄踞榜首,笑傲其后千变万化的公司名单。2009年,它的销售业绩与第二位的差距是2.5倍于后者,被视为未来十年中地位已完全无懈可击的公司。

“我们将重力投资研发Palm为基础的产品,和Palm独立行动相比,将把更多产品推广到更多国家的更多消费者。”收购当日,惠普高层向媒体表示,亦轻描淡写提及:也有意将Palm的技术运用到它智能外的产品如平板电脑。

不过,硅谷人将惠普的出手解读得更为直接──“增加惠普平板电脑与iPad的竞争力。”

据了解,与iPad相比,惠普平板电脑在电池寿命、用户界面和制造成本等多处落于下风,而iPad是基于ARMCPU内核设计的,在功耗与成本上都占优势。

惠普最早传出要进军平板电脑市场的消息是在1月初的CES上。当时,惠普展示了其基于Intel的ATOMCPU内核及微软Windows7操作系统的“HPTablet”,但现在,惠普似乎已准备杀掉这个产品,并取代以另一个与Palm技术有关的产品。

Palm的技术基于ARM。事实上,正如英特尔是PC芯片霸主,已存在多年但近几年才火热起来的ARM是应用处理器架构的霸主,与英特尔基于X86架构的ATOMCPU相比,它具有功耗、成本更低,更开放,也更适合嵌入式系统设计的特点,当年横空出世的iPhone用的就是三星生产的基于ARM架构的处理器。

通常,在决定硬件架构之后,还需决定软件和操作系统。惠普有两个选择:一是微软的WindowMobile,另一是谷歌的Android。出于竞争考虑,微软拒绝让惠普将其操作系统运用到它的平板电脑上,而Android最近又困窘于苹果对宏达的诉讼,收购Palm于是成了惠普最好的选择──只要花一笔不贵的钱,就能获得口碑不错且拥有自主产权的WebOS操作系统,而这一操作系统,还是基于ARM。

由此来看,交易是惠普的一次深谋远虑,亦意味“PalmWebOS”将以更强大的面目很快重新杀入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给苹果的iPhone和Android带来冲击;而对英特尔来说,可能不仅是丢失一个大单子这样简单。

“英特尔真正的问题是,目前的生态系统都围绕ARM而不是它的X86架构。作为与英特尔合作挫折的一个结果,现在惠普与Palm的新结盟,又等于给了行业一个建议──不要与英特尔行动一致。”5月5日,科技博客ConceivablyTech发表了一篇分析师的评论。换言之,这场交易是个警示:过去以PC主导的旧世界曾是英特尔X86架构上的世界,即将到来的新世界却可能属于ARM。

IT业很有趣的一点的是,任何一个曾在原技术浪潮中占主导地位的玩家都难在下个技术高峰中继续成功,英特尔希望以其于移动领域的ATOMCPU展示未来,但惠普却做出了一个类似“分水岭”的选择。而这一次,英特尔在PC业上的老伙伴──微软,可是一点忙都没帮上。

导致肥胖症的原因
产后吃什么瘦身最快
鸡骨草胶囊厂家
老年人便秘小妙招

相关推荐